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到中午的时候,马吉特在进巴塞尔的路

08-11 77 个性说说
六章
  快到中午的时候,马吉特在进巴塞尔的路上,把借来的那辆跑车停在莱因河畔离公路很远的一块小草皮上。她已经在施蒂利城堡的办公室里忙完了工作,而现在离她开车出城还有几个小时。实际上是要在日落以后才出城。 
  这个夏天过得很奇怪。她记得在她的一生中从来没有投入过这么多的活力。她看上去要么是开着艾里希的那辆小老式车去什么地方,或者从哪儿回来,或者去见马特,或者去道别,或者从电话亭里打长途电话—— 
  在她的下面,一根圆木暂时地被一丛灌木给挂住了,湍急的河水搅起一个小泡沫漩涡。由于水不干净,泡沫就更加地蓬松。 
  在莱因河的大部分河段上,工厂将工业废水倒入河中。当雄伟的莱因河流到巴塞尔时,其河水已经无法饮用了(巴塞尔自己的制药厂也要负部分的责任),艾里希对此总是非常气愤。 
  她想艾里希了。 
  她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他或者和他说话了,而且这也不能怪她把注意力都投到了马特的身上。她好几次给艾里希打电话,听电话的都是邦特。邦特总是有话说,但总免不了散发出一种接近内疚的气味,在电话里都能闻到。显然艾里希自己忙个不亦乐乎,邦特编些借口说给正式的未婚妻和未来的洛恩夫人听总有点儿不好意思。 
  她打开皮包,在里面摸出那本她带着作日志的组合本。 
  他们已经失去联系了,各自都忙着偷情。她想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她情人的身上,而只想和她的未婚夫偶尔说说话,这是不是太堕落了?马特会把它叫做“欧洲式”。她猛然在日志上写了起来。 
  “马特冒犯人的时候他自己意识不到。含蓄,他不在行。商量事得找艾里希,而不是马特。” 
  比如说爱,她想到。艾里希是情场老手。她又接着写道:“一起在巴塞尔长大。两只小囚鸟。囚犯在他们的牢房里养雏鸟,鸟也就成了囚犯。” 
  她看着日志。丑陋的真理写在纸上也不会好看。丑陋的日志。她猛地合上日志,发出类似“啪”的一声脆响。 
  在这个夏天,一切都似乎变了,有了马特,没有了艾里希。有了马特,这个夏天活跃过分。但是她还记得前几年那长长的、懒洋洋的夏天,艾里希和她还有几个朋友躺在河边,不停地啜着饮料,有气无力地闲聊着,打着软绵绵的坏主意,冒着有一半无一半的念头。 
  在马特的世界里,没有漫长懒散的夏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