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她进了施蒂利国际有限责任公

08-11 92 个性说说
  看着马里奥送哈根夫人出银行的前门,布里斯发现自己很想知道他上了年纪会是什么样子。他会和谁共度晚年。 
  在门口,八月的太阳使她单薄的身子在阿申福斯达特街的衬托下形成剪影。这位美国空军将军的遗孀朝马里奥发出很响的嘶鸣,又露出了牙床。 
第二十天。一个夏天只有两三周的假期,然后就得回去讨生活。但她以前从来不这样,艾里希也不。她和艾里希之间有某种她和马特之间永远不会有的东西,那就是无尽的悠闲。 
  可能她得开车去艾里希家,再给他留个条?但是他该往哪儿给她打电话呢?这个夏天她也和他一样神出鬼没。对于出了囚笼的鸟,你又能指望什么。但是她还是想他。 
  她还是去他家,哪怕只是向邦特问声好,再留个口信。 
  出于责任感,而不是出于对家族的忠诚,马吉特走向阿申福斯达特街17号。和邦特说了几句话,她就把玛格纳L-2停在艾里希的房前,走过桥来到大巴塞尔。她从莱因河岸的船码头爬上很陡的山坡,信步走过十六世纪的房屋,在那里,大学正在上课。有几个学生——可能是学艺术或者建筑的——坐在街边速写建筑物的门面、屋顶窗和屋顶线条的搭配,以及窗子或者门脸的式样。 
  她进了施蒂利国际有限责任公司的门,停住了脚步。和一切瑞士有钱有势的地方一样,这里显得那么乏味沉闷。门厅很窄。有几棵落满灰尘的棕榈植在丑陋的意大利花饰陶缸中。陶缸太小了。在一张普通的橡木桌后面,一个六十来岁的小老头用一支钢笔蘸着墨水缸里的墨水在一本登记簿上登记。灰尘和陈年的气味充满了马吉特的鼻孔。 
  小老头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有事吗?” 
  突然,在他那副金丝眼镜的后面,一双吃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施蒂利小姐。”他尖声叫道。他起身的速度太快了,一只膝盖狠狠地撞在桌子下面。他疼得脸都皱起来了。他嘴唇哆嗦着绕过桌子,拉开通向里间办公室的沉重的门。 
  一般来说,马吉特应该关切地询问一下他的健康,或者至少是目下他膝盖头的情况。她没有,而是任凭大门在她身后关上,自己扫视着这个不久的一天将由她来发号施令的地方。 
  一楼是公共业务区,更为简单。一排金融业务墙,玻璃封着的业务窗口后面站着业务员。不过,这里仅仅是为一些老客户提供的一个方便。施蒂利的主要金融设施都在巴塞尔其他地方。 
  在业务窗口对面的墙边是一排小分隔间,由直通高高的天花板的蛋白玻璃隔开。每一个分隔间外面都有一个男秘书坐在一张写字台边。客户把分隔间用作各种目的,剪息票,讨论地产,检查保险盒中的东西,偶尔也用来打瞌睡。 
  施蒂利有不少上了一定年纪的顾客,他们拒绝在银行设在城里其他地方的光可鉴人的现代化分行里面谈生意。正是为了这些老顽固,包括巴塞尔所有最古老的家族的老奶奶和老处女婶婶,17号的一楼才这么落后和怀旧。 
  在她的鞣革航空旅行包中有一捆信件,回信需要打印并寄出去。五楼的两名秘书是分配给马吉特的。其中一个经常到城堡带些工作回来干。或者博多把信送到17号。马吉特很少踏足这个地方,因为她在这里觉得不舒服,不受欢迎,是个陌生人。 
  她进了“上升”的电梯,并且伸出手掌挡住服务员不让他和她一道进来行使他唯一的作用,按下标着“5”的那个按钮。这项复杂的工作马吉特完全可以自己干。在五楼,当她出现在她的秘书和17号其他女秘书合用的大办公室里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严格地说,施蒂利不雇用女秘书。她们实际上是档案员、速记员和打字员。秘书的头衔是留给一楼的那些年轻的男人的。 
  分配给马吉特的两个女员工一看见她,立刻蹦起身来。马吉特点了点头,脚没停,走到前楼俯瞰阿申福斯达特街的会议室。这是留给施蒂利国际有限责任公司的来访经理使用的。他们像马吉特一样只是进来一会儿做点儿事。通常他们都是从香港或者纽约远道而来。 
  马吉特在门口停住脚步,对两个秘书中年纪较大,和她差不多岁数,名叫安尼科的秘书说道:“给我五分钟,然后你们俩都进来。”一她想笑一笑,但是脸上的肌肉似乎锁住了一样。她关上会议室的门,迅速行动起来,拔掉藏在长桌下面和墙边放咖啡具的茶几上的麦克风的线。她检查了墙上相框后面、椅子下面和新安装的空调里面。要想跟上那些监视这个地方的白痴们是不可能的,而且,事实上她今天要跟秘书说的也没什么可保密的。但这是原则问题,而马吉特正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宣布这条原则。 
  她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街道。从这个高度,UBCO分理处的玻璃门面有点透视变形,使人无法看见里面。她看了一眼手表,再过几分钟就是她的秘书们的午餐时间了。她打开门,招手叫她们进来。 
  “安尼科,我把金融信函给你。”马吉特飞快地说道。“请坐。其他的是里索尔的,好吗?” 
  两位女职员点了点头。她们坐在长桌边上,把她们的铅笔、钢笔和记事本排列成业务阵形。 
  马吉特坐在窗框边,跷着二郎腿。她把所有的信函交给安尼科。马吉特知道,这一时刻对她们来说都很不自在,因为她们彼此之间个人接触极少。安尼科已经结婚,有一个孩子得了哮喘病。而里索尔……单身? 
  她示意了一下安尼科的记事本。“首先,从法国来的信。这些信是一家香水公司要求提供二十年期的流动信用贷款。把我手写的两封信打出来。签上名寄出去。然后把下列备忘录送给公司贷款部的阿洛依斯·徐:关于香料厂的事,建议贷款计划以十年为限。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没有经过彻底的复查,都不要超过这个限度。这个行业变幻莫测,而该公司又没有显示出多少远见。” 
  在她停下来这工夫安尼科抬头看了看她。“第二个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