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着安尼科和里索尔,说道:“不

08-11 151 个性说说
转身对着安尼科和里索尔,说道:“不会太久。比我愿意的还要早。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有很多的自由。以后,就没什么自由了。”安尼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的蓝眼睛在阳光中非常明亮。“对我们来说,再早也不嫌早,小姐。” 
  好久,屋子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马吉特发现她真希望刚才已经把所有的麦克风都找到掐断了。这间屋子像中了咒一样。没人动,也没人说话。两个女人全神贯注地看着她。 
  马吉特第一次意识到,如果她控制了总部设在这里的家族的话,对别人也有意义。她一直都是从她掌权这个角度来看这件事的。 
  但是就在刚才,她从安尼科的眼睛里看到她未来的胜利,她开始意识到她的计划对别人有多么大的意义。她和秘书之间这一次罕见的碰面,使她明白了如果她每天早上都得来这里上班,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她以前一直是在度长假。 
  “到吃午饭时间了。”她这时打破了咒语,说道。“别为了我耽误你们吃午饭。” 
  她看着她们出去。她想请她们吃午饭,但是知道现在请为时尚早。总有一天她会带她们到德莱凯尼根旅馆的露台,请她们吃点儿特别的。 
  夏天在炽热和美好的感情中结束了。这可能是个转折点。一个好兆头。好像是为了肯定这个好兆头,她看见布里斯离开了分理处,在阳光下眯着眼睛,朝旅馆方向走去。他健步如飞,就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巴塞尔人。 
  马吉特点了点头。是个好兆头,没错。从现在开始,只会有好事。 
第二十七章
  艾尔菲在女主人长长的、空荡荡的书房里慢慢地逛着。窗外是种着树的草坪,通向莱因河。她一个夏天大部分时间都无事可做。她的女主人一反常态,大部分时间不在家,只回来呆上几天,刚好够处理完积压的信件,在她的航空旅行包中放进干净的衣服,然后又走了。 
  她借了(而且似乎是长期地)艾里希先生那辆漂亮的小橘黄色跑车。那辆车驶上施蒂利城堡的车道时发出的声音很好笑。至于艾里希先生,正式的未婚夫,已经好几个月没在城堡里露面了。当然,有各种谣言。 
  艾尔菲想知道她的女主人这个夏天在干些什么,但是想也白想。不管是什么事,可能都和施蒂利的生意有关。艾尔菲知道,只要她想,对她的商业计划她可以守口如瓶。那么,她的权力就更大了。 
  艾尔菲看了一眼手表。去巴塞尔的船再过十五分钟就到施蒂利码头了。她有十分钟穿过草坪走到河边,这里也没有什么东西要做的了。她收拾好自己的包,拿起那顶宽边软草帽,这是女主人送给她遮挡八月的太阳的。 
  她半天的闲暇是从乘船行驶在莱因河上开始的。她答应她的室友在小巴塞尔的一家滨河旅馆里见面吃午饭,就在主城的河对面,一次轻松愉快的午餐,克里斯塔办公室里的某个男士为她们付钱。愉快。和克里斯塔一起吃午餐可没有什么便宜好占。她近来成了个大提问家了,总想了解关于施蒂利城堡的私事。但是可能那个人,单身,又不和克里斯塔约会,或许是个不错的消遣。 
  夏天这几个月事情太少了。艾尔菲既想外国城市,又想外国男人。她想豪华宾馆的刺激,还有偶尔女主人买了但又去不了的戏票。 
  这时,那艘小客船搅动着大股的水花靠岸了。水手将缆李灵巧地一抛,套在桩子上。他朝艾尔菲飞了一个吻,艾尔菲朝他点了点头。她上了船。一分钟之后,船飞快地离岸朝下一个码头驶去。乘船去巴塞尔通常比汽车或者火车快,而且更有意思,这当然取决于天气和一天中的什么时间了。 
  她仍然把宽边草帽拿在身边,草在微风中摇曳着。这顶草帽她的女主人戴显得花里胡哨,艾尔菲戴则显得做作。她已经试着在镜子前戴过好几次了,就是没有胆量在公共场合戴。 
  它单薄,它那蝴蝶一样的轻浮,它那耀眼的白色,这一切都属于一个富有的环境,而不属于艾尔菲可以戴这顶帽子的地方。这让她很恼火,即使她和马吉特小姐一样苗条,一样高,但她似乎还是不能若无其事地戴上这样一顶帽子。 
  十二点半的时候,船在连接两个巴塞尔的那座主桥下的码头靠了岸。艾尔菲走过桥,来到克拉夫特旅馆的户外咖啡店。这个小地方年轻的游客很喜欢,因为价格便宜,而且可以看到老城的风景。 
  克里斯塔已经来了,坐在这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