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查祖根要看姓的拼写。例如,人

08-11 149 个性说说
“……保罗·伊瑟林。”克里斯塔将这个年轻男子介绍给艾尔菲时说。 
  马吉特·施蒂利的贴身女管家慢慢地坐下身来,若有所思,嘴里说着一般的客套话,但是心里却想着伊瑟林这个名字。巴塞尔是座老城,老实说罗马时期之前就有了。城里到处是古老的家族。伊瑟林这个姓几乎比施蒂利还要古老。和萨拉辛家族、梅里安家族、伯可哈德家族,甚至韦舍家族一样,都是巴塞尔的大家族。 
  当然,这些大家族中现在还有破落,甚至玷污家门的分支,这也是很正常的。保罗·伊瑟林可能是个穷伊瑟林,没有什么有势力的关系,就像有数不清的费舍,都声称是出自真正的费舍门第。这就是为什么在巴塞尔人中间,查祖根要看姓的拼写。例如,人们只接受“韦舍,韦格利的韦”,意思是说“韦”是“韦格利”这个词中的“韦”。所以伯克哈德不允许自称是正宗的伯可哈德家族的后代。 
  “保罗是我的同事。”克里斯塔·鲁赫用她那种小学教员式的口吻说道。“我们在黄金储蓄部的工作间是两隔壁。”因为她以前从来没有提到过他,所以艾尔菲就把它当圆场话来听。 
  “真正的黄金搭档。”保罗补充道,同时转过漂亮的窄脸,于是只有艾尔菲,而不是克里斯塔,能看见伴随他这一幽默企图的眨眼。 
  艾尔菲笑了笑,以表示哪怕是非常做作的诙谐也比没有强。她想博多了,想他那些粗鲁的乱七八糟的性玩笑。但是仅仅因为伊瑟林个子不高,没有趣味,就把他一笔抹煞,还为时过早。“我可以想像你们两个在你们的小山洞里面,整天数着你们的金砖。”她笑着说。“告诉我,在巴塞尔地下的深处,有没有侏儿①?” 
  ①北欧民间传说中的一种生活在地下的侏儒,有超自然的力量。 
  “当然有。”保罗回答说。“我自己就是半个侏儿。” 
  还有半个是什么,艾尔菲心里问道。他回头对克里斯塔笑了笑。“你喝什么?” 
  “白葡萄酒汽水。”克里斯塔说话的语调让艾尔菲意识到这姑娘在工作时间要这种饮料,胆子也真够大的。一小点儿白葡萄酒,用汽水稀释,对于在黄金储蓄部工作的人来说,这可真是胆大包天了。 
  “你呢,小姑娘?”保罗在问。 
  艾尔菲戏想到要一种更烈的酒,一种现代酒,像苏格兰威士忌加苏打或者非常干的马提尼。这可要比葡萄酒汽水贵出三倍,而且是伊瑟林先生付钱。第一次结识一个新男人就马上给他留下一个富贵嘴的印象,不能这样。如果你是瑞士人,就不能这样。 
  “给我也来一样的。” 
  伊瑟林叫来侍者,要了三份汽水,加冰。甚至是在伞下,这天也热得不正常。三个年轻人互相看着。 
  看着他们,同时又看着自己,艾尔菲觉得特别得意。他们年轻,很吸引人(克里斯塔应该例外),可以出得起钱在克拉夫特吃一顿中档露天午餐。在巴塞尔做到这一切,是艾尔菲爬到了她所曾经梦想爬到的最高处。 
  唯一能让她觉得更得意洋洋的地方就是国外的城市,当她打着施蒂利的名字把那些行李员、侍者和仆人使得团团转的时候。但是和女主人出外的这些旅行都像做梦一样。艾尔菲是个现实主义者,能够明白这一点。在巴塞尔这个真实的世界里,此地此刻,这顿在阳光灿烂的莱因河畔的午餐,看着城市美丽的景色,新认识一位名叫伊瑟林(这名字颇有含义)的男士……这就是艾尔菲所能达到的高度。 
  她看了一眼保罗·伊瑟林。根据当代法国时尚来看,他也太单薄了,塌胸,穿着一件几乎是透明的材料做成的紧身衬衣,一件相当耀眼的浅色夹克,对于在黄金储蓄部辛勤工作的侏儿来说,这也太摩登了。不过,当然那可能是个瞎话。他不是银行职员,这一眼就看得出来。他察觉到她在审视他。他把眼睛稍稍转了一下,可以更直接地看着她。如果只有他们俩的话,可能他会…… 
  “你家小姐,”克里斯塔·鲁赫那细声细气、让人揪心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她还好吧?” 
  艾尔菲耸了耸肩,但是正好传者来了,省得她回答了。三个年轻人一声不响地举起杯子,互相敬了酒,啜了一小口他们的白葡萄酒加苏打水。艾尔菲注意到没人大口喝酒。第一口酒是礼节性的,不管天有多热,人有多渴。伊瑟林如果没什么了不起的,至少很有教养。博多会一口喝下半杯,像粗野的牲口一样心满意足地喘着粗气。 
  “你……啊……”伊瑟林停了一下,好像是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你给……啊,施蒂利家工作,对吗?” 
  “给施蒂利小姐。” 
  他很有气势地点了点头。“不错的机会。” 
  艾尔菲看着他。什么机会,她想知道。他话里有话。“如果是旅行,没错。”她很谨慎地承认。 
  “当然不是过去这几个月。”克里斯塔用她那尖尖的、像优秀小学生在课堂里背书似的声音叨叨着。“她大部分夏天都不在城里,是不是?” 
  艾尔菲点了点头,呷了一口酒。克里斯塔有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