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晃的走廊中尽力向前跑着

09-05 156 个性说说
 哈利迅速转身,从基座上跌下来,落在地板上。阿勒克图卡罗肩膀倾斜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就在哈利举起魔杖的同时,她把短粗的食指放在了前臂上的骷髅与蛇的印记上。
  哈利沿着墙他身边。在他用死咒攻击哈利的时候出了点状况。伏地魔被击倒了吗?看起来似乎是的。刚才他们两个都不省人事地倒下了,而现在他们都清醒了过来。
  哈利再次睁开眼睛,心脏在嗓子眼里怦怦乱跳。他们正手牵手站在白雪覆盖的乡间小路上,星星在暗蓝的天幕上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村舍分布在窄道两旁,圣诞节饰品在窗口闪烁,前面不远处,金黄色的街灯指向村庄的中心。
  哈利再也无法忍受只能怀着痛苦的心情躺在那里,他现在迫切的需要找点什么事,好分散一下注意力.于是他从睡袋里爬了出来,拾起魔杖,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在楼梯口他低声道:“荧光闪烁,”借着魔杖发出的微弱光亮,他沿着楼梯走上去。
  哈利再一次感到自己面朝下地倒在了地上,森林的气味充斥鼻间,他感觉到面颊贴在寒冷坚硬的地面上,眼镜腿也在他摔倒的时候被撞歪了,卡在太阳穴上。他身体上每一寸肌肤都在疼,那个被死咒击中的部位就像被利器刺中了一样剧痛。但他一动也没动地呆在原地,左臂古怪地扭曲着,嘴巴大张。
  哈利在不断摇晃的走廊中尽力向前跑着,他的魔杖已经准备好了。在这段走廊里时,那个小小的画中骑士,卡多根爵士,在哈利的身边从一幅画冲到另一幅画,他大声尖叫着鼓励哈利,盔甲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的矮种马跟在他的身后慢跑。
  哈利在不断摇晃的走廊中尽力向前跑着,牙牙跟在他身后。他们跑过一个又一个画像,画中的人物在他们旁边奔跑,男巫和女巫们或是穿着环领和马裤,或是穿着盔甲和斗篷,把自己拼命塞进别人的画框,尖叫地说着来自城堡其他地方的消息。当他们到达这条走廊的尽头时,整个城堡都摇晃了。一个巨大的花瓶受到爆炸力量的冲击从底座上炸开了。哈利清楚这比教师们和凤凰社成员所能使出来的魔法要邪恶的多。
  哈利在黑暗中四处巡视。在广阔的星空下一条小路的不远处就是一间小别墅,他觉得他看到有东西在屋外移动。
  哈利在迷宫中越走越深,寻找着他上次来到这间屋子时留下印象的事物。他的呼吸在他自己听起来似乎变大声了,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在无法控制地颤抖。它就在那儿,就在前面,那个他曾经把他的旧魔药书藏在里面的油漆起泡的旧橱柜,在橱柜的顶上,那个有麻点的巫师石像戴着一顶肮脏的破旧卷发和一个看上去像是古老褪色了的王冠。
  哈利在隐藏在树根里的泥土通道里蜿蜒行进着。它比他们上次来时更挤了些。隧道的天花板很低,四年前他们不得不低下半个身体来通过,而现在他们除了爬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哈利在第一个,他用魔杖来照明,本以为随时都会碰到障碍,然而一个也没有。他们无声地移动着,哈利的目光一直集中在紧握着的魔杖上。
  哈利在隐身衣下面举起了山楂木制的魔杖,指向那个老妖精,在他一生中头一次轻轻的说道:“灵魂出窍!”
  哈利在浴室门边坐下。
  哈利在桌上向旁边一滚,勉强地躲过了再次刷过来的蛇尾,当他着地时,玻璃碎片像下雨一样劈头盖脸地落下。他听到楼下的赫敏大叫道:“哈利?”
  哈利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他知道他的身体不会这样一直静静地躺在森林的地面上,为了证明自己的胜利,伏地魔一定会去践踏、侮辱他的遗体。他被抛到空中,竭尽全力保持身体的柔软,但是疼痛并没有降临。他被抛向空中一次,两次,三次……眼镜被甩掉了,袍子下的魔杖也稍稍滑动了一下,他尽力的让自己软绵绵的像个死人,最后一次摔到地上的时候,周围回响起一阵嘲笑和讥讽的叫声。
  哈利站在坟墓里,坟墓越来越深了,他知道了今晚伏地魔去了哪里,他知道伏地魔在努尔蒙德的顶楼杀的人是谁,知道为什么要杀他…
  哈利站在斯内普身后,他们面前是被烛光照亮的学院长桌,桌边是一排排全神贯注的脸。然后麦格教授叫道:“莉莉?伊万斯!”
  哈利张大了嘴,因为他的前女友出现在李?乔丹后面,秋?张对着他微笑。“我得到了消息,”她说,手里拿着那枚假加隆,走到迈克尔?科纳身边坐下。
  哈利找不到反击的话,他看着克利切在地板上哭泣,全身都湿了,他想起邓不利多在小天狼星去世几个小时之后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我不认为小天狼星把克利切看做有和人类一样有敏锐的感情的生物……
  哈利照办了,把斗篷给她让她装在那个珠状的包里。然后赫敏在那个沉重的黑门上敲了三下,门上布满了铁钉,还装饰着一个鹰形门环。
  哈利睁开被手指捂住的眼睛,一下子从底座上跳起来,从他来的路上挤开一条道,拼命想抓住似乎是他最后的一线希望。他跑向大理石楼梯的时候,听到了成百上千的人往有求必应屋走去的嘈杂声音。级长们大声喊叫着发出命令,尽力与本学院的学生保持着联系,人群拥挤不堪,吵吵嚷嚷。哈利看见扎密赖斯?史密斯为了赶到队伍的前面击倒了几个一年级生,到处都有年幼的学生在哭,而年长些的人都在绝望地喊着自己同伴和兄弟姐妹的名字。
  哈利睁开眼,他依然躺在罗恩那间杂乱无章的阁楼小屋的露营床上。太阳尚未升起,屋子里还是很暗。猫头鹰小猪把头埋在小翅膀间,仍旧睡着。哈利额头上的伤疤一阵刺痛。
  哈利睁开眼睛,被映入眼帘的金色和绿色弄得一阵眩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此刻躺在一堆看似枝叶的东西上。他努力地吸了几口空气试图平服一下心情,眨了眨眼睛,意识到那股强烈的光是阳光透过遮在他头顶上的树叶洒下来的。突然有什么靠近他脸的东西抽搐了一下,他用手和膝盖支起身体,以为会看见个野蛮的小生物,却发现那其实是罗恩的脚。哈利环顾四周,发现他们和赫敏都躺在一片森林里,孤立无援。
  哈利睁开眼睛,有那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以为自己仍然没有离开婚礼现场,他们的周围仍然满是宾客。
  哈利正对着壁炉上的一面镜子,在漩涡状装饰的框架中有一个巨大的镀金的东西。透过他眼睛的细缝他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这是从离开格里莫广场以来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 
  哈利正喝啤酒,一下子就呛住了。多戈赶忙帮他捶了捶后背,看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