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森格返回昂拉山群,在雪冈上撒了一

07-12 110 个性说说
森格返回昂拉山群,在雪冈上撒了一泡热尿之后,大黑獒那日才准确地知道对方现在去了哪里。也就在这时,冈日森格也敏锐地从空气中捕捉到了大黑獒那日的方位。大黑獒那日沿着冈日森格的足迹往南走,冈日森格跟着风的引导往北走。走着走着,一公一母两只藏獒几乎在同时激动地一阵颤栗。冈日森格叫起来,大黑獒那日叼着小白狗嘎嘎跑了过去。见面的那一刻,母獒一头撞在了公獒身上。公獒闻着它,舔着它。母獒把小白狗嘎嘎放到雪地上,用更加温情的闻舔回报着对方。两只藏獒缠绵着,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疯跑在前的白狮子嘎保森格打了个愣怔。它并不知道仁钦次旦家的三只藏獒是拴着的,也搞不明白它们对待外来的冈日森格的态度,只知道如果它们和大黑獒那日一样已经背叛了西结古藏獒的基本立场,那来犯者的狼嗥就是另一种信号:告诉它们赶快过来,截住它,也截住小白狗嘎嘎。 
  父亲把伤痕累累的冈日森格和心疼地给它舔着伤口的大黑獒那日带在身边,有意无意地抚摩着它们说:“獒王用它的死给草原带来了和平是一往无前的,就像那时候的流行歌曲所唱的:“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父亲正是向着太阳奔跑而去的,跑了大约一刻钟就把两个军人和作为保镖的七八只藏獒甩在了身后看不见的地方。然后他拐了弯,紧贴着一座草梁的坡脚朝回疾驰,很快到达了自己刚才掉进河水的那个地方。 
  父亲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有个懂行的客人(他的名片上印着“美国藏獒协会亚洲分会总理事”的职务)拿着多吉来吧的照片告诉父亲,像父亲的公獒冈日森格和母獒多吉来吧这样血统纯粹、种源古老的藏獒,这样体大赛驴,奔驰赛虎,吼声赛狮,威仪如山的藏獒,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恐怕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了。父亲的母獒多吉来吧死后,也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我们家就不断来了一些陌生人,他们是慕名而来,是来参观父亲的公獒冈日森格的。有本地人,有外地人,有台湾的电影演员,有在西宁多巴体育训练基地训练世界顶级运动员的著名教练,还有荷兰人、德国人和美国人。他们留给我的印象是,见了父亲的公獒冈日森格统统都会吃惊,然后就是赞美。有个北京人的话是这样说的:“哎哟我操,这么棒,从来没见过?你哪儿搞来的?卖给我吧?” 
  父亲的动作太慢了,他没有来得及关上门,野心勃勃的表现欲极强的牧羊狗白狮子嘎保森格就首先扑进了僧舍,接着是新狮子萨杰森格和鹰狮子琼保森格,接着是灰色老公獒和大黑獒果日等几只凶猛的领地狗。七个上阿妈的孩子猛乍乍地喊起来:“玛哈噶喇奔森保,玛哈噶喇奔森保。” 
  父亲的公獒冈日森格死于十年以后。在父亲六十三岁生日的那天,它悄然离开了我们。它是病逝的,它走的时候眼睛里流着伤别的泪,也流着痛苦的血。据说一辈子离开草原的属于喜马拉雅獒种的藏獒,死的时候眼睛里都会流血,那是灵魂死去的征兆,是拒绝来世的意思,因为离开了草原,藏獒的灵魂也就失去了灵性,也就毫无意义了。 
  父亲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妇人坐在路边,一边抱着孩子喂奶,一边吃着摆放在身边的丰盛的食物。一只饥饿的老狗走了过来,蹲在妇人面前,流着口水贪馋地望着食物。妇人看到这只老狗又脏又丑,顺手抓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老狗流着眼泪离开了妇人。这时一个牧人走来,对妇人说: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它呢?你难道不道,在你的前世,你阿爸为了救你的命,被强盗杀死了。这只狗就是被强盗杀死的你的阿爸,而你怀里的婴儿,就是那个杀了你阿爸的强盗。  
  父亲的喊声牵动了饮血王党项罗刹,它慢腾腾走了过来,盯着李尼玛,阴恶的眼睛就像金子一样闪耀着。李尼玛不禁打了个寒颤,后退了几步。气氛顿时肩膀上有仇神。”没有听懂的父亲不解地摇摇头,从马背上取下行李,又给马卸了鞍子摘了辔头,让它去山坡上吃草,自己提着行李踏上石阶走到了碉房门口。他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正要敲门,就听光脊梁的孩子一声尖叫,惊得他倏地回过头去。父亲看到光脊梁的脸一下子变形了:夕阳照耀下的轮廓里,每一道阴影都是仇恨,尤其是眼睛,父亲从来没见过孩子的眼睛会凸瞪出如此猛烈的怒火。 
  父亲高兴得喊起来:“好样的,冈日森格。”麦政委拉他一把说:“你不要鼓动好不好,这是违背政策的。我们的态度要尽量中允、客观,既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