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着向邬魔天女和马头明王的狂怒宝相借了法,匆

07-12 197 个性说说
根本续》放回到经龛里,然后跪拜着向邬魔天女和马头明王的狂怒宝相借了法,匆匆忙忙下山来了。 
  丹增活佛长叹一声说:“黑风魔已经找到了危害人间的替身,在它不做厉神做厉鬼的时候,送鬼人达赤是亲说:“等一会儿我会去找他的视的外来者,它参与打斗是为了活下去,为了救主人,而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堂堂威仪。所以它可以卑鄙,可以诡诈,可以笑里藏奸、绵里藏针。它的宗旨是:不必气贯长虹,只求咬死对方。 
  而在很远很远的昂拉雪山的山口前,雪雕集体汇合时洪亮的鸣叫就像一只大手,一下子拽住了一队就要走出山口的人影。他们是牧马鹤部落的军事首领强盗嘉玛措率领的骑手,是前来搜寻七个上阿妈的孩子的。搜寻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他们接到了头人大格列的命令:“不要再找了,我们的骑手务必在天黑之前撤回砻宝泽草原。”大格列头人还说:“与其这样没头没脑没完没了地找下去,不如召开部落联盟会议,直接质问西结古寺的丹增活佛——为什么你要把七个上阿妈的仇家和仇家的狗藏起来?你如果不想做西结古草原的叛徒,就应该赶快把人和狗交给我们,光凭一句‘佛家以行善为本以慈悲为怀’,是不能让我们信服和原谅的。请问丹增佛爷,上阿妈草原的人什么时候对我们行过善呢?我们供养你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忘却历史,报仇雪恨是部落的信仰,包括佛爷在内,西结古草原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为神圣的信仰承担责任。” 
  而在人群里,懂汉话的齐美管家一遍遍地把父亲的话翻译给一些听不懂汉话的头人和管家们听。野驴河部落的头人索朗旺堆
  风中的气息有时也会是过时了的气息。大黑獒那日走去的地方往往又是冈日森格已经走过的地方。所以它们很久没有碰面。直到午夜,当冈日尊重它们的打斗习惯,又要劝其向善,避免没必要无意义的流血事件。” 
  父亲跟在冈日森格后面,走向了七个上阿妈的孩子,笑着问道:“你们叫它冈日森格,我也叫它冈日森格,冈日森格是什么意思?”大脑门的孩子用下巴蹭着彪形大汉揪住自己肩膀的手使劲侧过头来,看了看刀疤说:“雪山狮子。”父亲问道:“冈日森格就是雪山狮子?你们怎么知道?”大脑门一脸懵懂,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样问。父亲大声说:“我告诉你们吧,西结古寺的丹增活佛说了,冈日森格是阿尼玛卿雪山狮子的转世,它前世保护过所有在雪山上修行的僧人,它是一只多情多义的神狗,谁也不能欺负它。你们现在把我的话重复一遍,用藏话重复,大声重复,让这里的人都听到。”刀疤问大脑门:“他在说什么?”大脑门把父亲的话告诉了他,跟冈日森格一样机灵的刀疤立刻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几乎是喊着用藏话说起来。 
  父亲跟着李尼玛来到了工作委员会的牛粪碉房里。白主任白玛乌金正躺在床上呼呼吹气,一见他就忽地坐了起来,铁青着脸吼道:“你给我回去委屈地坐在了白主任床下的地毡上,像一只听话的小狗仰起面孔认真地望着白主任。 
  父亲和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天葬了所有被清洗的领地狗。同时被天葬的还有西结古寺专门给领地狗抛撒食物的老喇嘛顿嘎。他看到那么多领地狗被打死了,就觉得自己既然无力保护它们,活着也没意思,于是就死了。谁也说不清他是老死的,还是自杀的。反正那么多领地狗一死,他就死了。 
  父亲后来才知道,送鬼人达赤昨天从党项大雪山来到了西结古。他去寺院寻找藏医尕宇陀,想得到一种名叫“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