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结古工作委员会的人都散住在牧民

07-21 200 个性说说
结古工作委员会的人都散住在牧民的帐房里,只有白主任和作为文书的眼镜住进了那座白墙上糊满黑牛粪的碉房。碉房是野驴河部落的头人索朗旺堆献出来的,除了住人,还能开会,等于是工作委员会的会部。父亲说:“好啊,可是这狗怎么办?”眼镜说:“你想怎么办?”父亲说:“这是一条命,我要救活它。”眼镜说:“恐怕不能吧,这是上阿妈的狗,你要犯错误的。” 
  天慢慢亮起来。当第一只秃鹫嘎嘎叫着降落到山麓原野上时,父亲警觉地掀掉大衣坐了起来。冈日森格依然趴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父亲疑虑地摸了摸它的鼻子,好像没摸到呼吸,吃惊地叫了一声。赶紧再摸,又发现呼吸是有的,而且是顺畅的,才放心地站了起来。 
  天然生成的地下冰窖里,七个上阿妈的孩子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时刻,就跟他们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日子一样,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死亡与自己的关系。他们是流浪惯了的塔娃,自从他们离开了骷髅鬼多多、吃心魔多多、夺魂女多多的上阿妈草原,来到西结古草原寻找满地生长着天堂果的海生大雪山冈金措吉以来,并不觉得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惊吓,还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玩的。即使被送鬼人达赤骗进了这个天造地设的坟墓一样的地下冰窖,也没有感觉到死神就在头顶。送鬼人达赤说:“党项大雪山的所有冰窖都是通往海生大雪山冈金措吉的,你们从这里下去,穿过一个地洞,就能看见一条河,沿着河流往前走,走上一天一夜,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海生大雪山就会自动来到你们面前。”他们相信了,因为送鬼人达赤不仅用魔变的神迹让他们心服口服,还招待他们吃了一顿带血肠的手抓羊肉,吃得他们又饱又高兴。等他们欢天喜地一惊一炸地被他用绳子吊进冰窖后,才发现他们上当了,达赤不是一盏神灵附体的明灯,而是一个魔鬼附体的骗子。好在冰窖里面不冷不热、有吃有喝,大喊大叫了一阵也就罢了。活着,玩着,等待着,说不定哪一天,送鬼人达赤懒得管他们吃喝了,就会把他们吊出冰窖放他们走了。 
  天色突然暗淡下来,雪山由红色变成了青色,黑夜就要笼罩山麓原野了。父亲拿出从牧马鹤部落带来的风干肉,给冈日森格和大黑獒那日喂了一些。大黑獒那日很想去捕食野兽,考虑到冈日森格的安全,就忍住了,胡乱吃了一点风干肉,就去说服领地狗们:你们离远点,离远点,不要打扰了冈日森格,它要好好睡一觉呢,它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领地狗们虽然不习惯这样的劝说,但还是扭扭捏捏地退后了一些,大黑獒果日生气地喊叫着,但无济于事,它不是獒王,它只是獒王虎头雪獒的相好,大家并不一定非得听它的。喊到最后,连它自己也无奈地退后了十几米。大黑獒那日寸步不离地守护在冈日森格身边,警惕的眼睛里毫无睡意。父亲走过去说:“你也睡一会儿吧,我来守着它。”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大黑獒那日这才卧下,但它并没有睡着,眼光始终在领地狗群和大黑獒果日身上扫来扫去。 
  天是从远方亮起来的,远方是雪山。雪山承接着最初的曙色,也用自己的冰白之光播散着大地最初的黎明。父亲和冈日森格都停下来,翘首望着越来越明亮的雪山,深深呼吸着草原夏天凉爽的雪山气息。再次开路的时候,冈日森格领着父亲来到了明王殿后面山坡上能看到降阎魔洞的地方。 
  舔着舔着,大黑獒那日的意识突然又进了一步:既然小白狗是冈日森格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那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带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