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就一脸狐疑,让她进了屋,

07-26 200 个性说说
 
  女人就一脸狐疑,让她进了屋,说:“我就是石华。但我不在州城报社。”
  女人连声应允“没问题的,没问题的”,且指点了她的家门号,说她叫白香香。
  女人说:“日子还没定下来。这位妹子你怎么也知道,你怕要笑话我了吧?”
  女人说:“什么事,你只管说,白石寨别的不敢说,人却熟哩!”
  女人问:“打问的是谁?”
  女人喜之不禁,却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这排好好的怎么就不要了,不吃水上饭了吗?”
  女人又问:“你是哪里来的,找她干啥?”
  七八月里,州河上游的山里,成熟了大量的山货特产,两岔镇七天一集,镇西十里的七里湾村三天一集,集集是一街两行堆满了猕猴桃,野葡萄,山桃,山梨,山楂。河运队就集集赶着收购,然后雇拖拉机运到渡口,再一船一船载往白石寨酒厂和襄樊酒厂。福运先是在两岔镇集上收购,忙得两头不见天,但到后来,镇子上的山果突然没有了,他又赶到七里湾村,七里湾村的集上也没有了。他好生奇怪,打问时,原是七里湾有一个三家联合开办的收购站,全部于山道口收去了山里。他将这情况报告了蔡大安,蔡大安则说:“这事我正要对你说呀,人家七里湾三户人家办了收购站,这也是人家占了地理优越的光,他们答应把收购来的山果再卖给咱们的,我已与人家谈妥了,不能卖给别的运输单位,这一来,咱也少了零收的麻烦。”福运说:“零收是累些,可便宜呀,他们这么一倒卖给咱们,咱不是少赚许多钱吗?”蔡大安说:“这也没办法,咱也不能不让人家收购呀!你当年和大空行独户船时不是也和河运队抢过生意吗?”福运只好去七里湾收购站再收购,心绪不好,自然严格控制山果等级、质量。
  七老汉当下火了起来,说:“你去喝酒庆幸呀?怎么不领了你翠翠姐也去?!”
  七老汉和福运将货船靠了岸,就上到渡船上,七老汉见是杀了狗,眉开眼笑,要寻一句脏话回敬韩文举,发现船上有一干部模样的生人,就不言语了。金狗互相介绍之后,考察人的兴趣便大增,一眼一眼盯着七老汉和福运的装束。问:“老伯伯和大哥是从哪儿撑船回来的?”七老汉说:“荆紫关,给镇子商店运了些香烟,今日船轻的!”考察人说:“荆紫关是什么地方,离这儿远吗?”七老汉说:“是州河下游处的一个码头,远倒不远,顺水一天就到,逆水一天零两晌就可以了。”韩文举就说:“今日怎么到这个时候才回来?”七老汉说:“这你问问福运!”
  七老汉就笑作一团,说是东胜看见别人领了女人到寨城西门口外一家去玩,他也勾搭了一个,掏了五元。到了那家,房主要房价又是五元,东胜才和那女人进去五分钟,裤子刚刚脱下,房主在门外喊:快跑!公安局的来啦!吓得东胜和那女人从后窗跳出逃了。过后一打听,压根没公安局人来,是那房主使鬼,故意捉弄,这样可以加快挣钱次数。东胜气得去找房主,房主说:那你领那女人重来嘛!女人早跑了,东胜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