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个性说说 > > 正文

回来在船上心疼他的十元钱

07-26 171 个性说说
回来在船上心疼他的十元钱哩!大空听了,心里又好笑又可气,骂一阵东胜不会花钱不会摆治女人,“活什么人呢?!”就让领他去向房主讨钱。
  七老汉拦住了,说:“事情没成,也没可气的,那过路女人有什么味道。你看人家石疙瘩,交就交个相好的,来了就到家里去,铺毡的盖棉的,不花钱还管吃管喝,那小子才是有本事!”
  七老汉踉踉跄跄出去了,韩文举就走到门外,用指头在喉咙里抠,抠得恶心,将一肚子酒菜吐得一干二净,回来又用醋水涮了口,就开始和面摊饼,烧开水冲鸡蛋。张家三嫂子是个小脚,七老汉背不动,让张家小子背了来,一边替小水收拾炕,一边重新为孩子擦身,用干净布包裹。说:“小水,你也真是,事先怎不告我一声!你伯伯是外边人,也不懂得这些。你也够胆大的,用弯镰割了脐带?时间不长吧?”
  七老汉说:“茶铺湾的,他只撑柴排,就是右脸上有一块青记的。”
  七老汉说:“大空你这样子,好像真的将来要做官?你也球不顶的,你没根没基,说话只是直来,比金狗还欠几成火色,你不是做官的材料!”
  七老汉说:“到他们这一代,还要像我一样撑船吗?”七老汉说得有几分沮丧,小水也神色黯然了。再要说什么,却看见田中正向渡口走来,就转身往船舱里不出来。田中正的脚伤早已痊愈,走路并不颠跛,只是天再热,穿了凉鞋也要套上袜子的。福运也装作没有瞧见他,低头在船上忙活,田中正却大声说:“福运,才回来,是从荆紫关吗?”
  七老汉说:“酒场上不兴那个!”
  七老汉说:“咳,现在的世道我也是越看越糊涂了!当年地一分,政府允许农民干什么都行,我就和你伯伯说了:天下要兴了!只是害怕政策又变了。可这才几年,却什么都在乱,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人能干出来,我倒盼着政府要往回变一变了。”
  七老汉说:“可寡妇待人家真哩!我几次船到这里,寡妇还在问:‘疙瘩怎地没来,疙瘩找了老婆了吗?’”
  七老汉说:“你金狗在牢里不说这个笔记本,出了牢就找这个笔记本作铁证,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gexingshuoshuo/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