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心情说说 > > 正文

他带着充满各种理想的一颗心升天了。

08-07 86 心情说说
  就在那天夜里,勒沃蒂作了一个梦。她梦见7月的庙会上,乌云满天,她站在吉尔德湖的岸边,这时赫拉姆尼掉进湖水里,她开始捶胸顿足大哭,突然一个老者跳进湖里把赫拉姆    
      就在那血红色的光芒中,他们看见一座小山上有一股敌军驻扎着。    
     ,一小束头发落了下来,这是麦格德林作为圣诞节礼物给他寄来的。马志尼吻了吻这一小束头发,然后把它放在自己胸前的衣袋里。信中这样写道:    
      马志尼吃惊地抬起了头,看了看饼干说:“你从哪儿买来的?你哪儿来的钱呢?”    
      马志尼抽了一口冷气,眼泪簌簌地落在地上。他哽咽着说:“你这是干什么?圣诞节来了,你穿什么呢?难道意大利百万富翁的商业家的独生子,在圣诞节那天也穿得这么破破烂烂过节吗,你说说看!”    
      马志尼当时也正是青春年华的时期,对祖国的忧愤还没有冷却他内心的热情,他激动的一颗心在不停地翻腾,然而他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他要为民族和国家献出自己的一生,并要坚持自己的这一理想。从这样一个美丽姑娘嘴里听到这种娇滴滴的请求后加以拒绝,只有像马志尼这样毫不动摇自己的决心,具有非凡的勇气的人才能做得到。    
      马志尼读完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对勒非迪说:“你要看看麦格德林说的什么吗?”勒非迪说:“你是决心要了那个可怜的姑娘的命才会罢休的!”    
      马志尼说:“看不出有什么收入的可能性。给杂志写的几篇文章,已经退回来了。从家里得到的一点钱,也早就花光了。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马志尼说:“你先告诉我,饼干是从哪里来的。看来你口袋里还有一盒烟叶,你手头哪里来的一笔钱呢?”    
      马志尼陷入沉思:唉,我那不幸的民族!唉,我那受蹂躏的意大利!难道你的命运就永远不会有转机吗?难道你那千百个优秀儿子所流的鲜血就一点儿也不起作用吗?难道从你那里被驱逐出来的成百成千准备献身的志士的叹息就不产生什么影响吗?难道你就永远被束缚在非正义的、受压迫和受奴役的罗网之中吗?也许你现在还不具备进行变革和取得自由的能力,也许你的命运中注定了还要忍受一个时期的伤害和屈辱。自由!啊,自由!为了你,我牺牲了一些多么可爱的,比生命还可贵的朋友!那是一些多么好的年轻人,多么有出息的年轻人!他们的母亲和妻子至今还在他们的墓前流泪,还在为失去亲人而悲痛,至今还受到各种灾难和痛苦的困扰,还在诅咒倒霉的、受折磨的我马志尼呢!他们是多么勇敢的雄狮,在敌人面前从不知道退缩,难道这一切牺牲,这一切代价还不够吗?自由,你竟是这么昂贵!          
      马志尼又从罗马来到了英国,在这里他呆了很长的时间。1870年他得到消息,西西里的人民正准备起义。为了鼓动人民投入战斗,需要一个宣传鼓动家,于是他很快到了西西里。可是,在他到达以前,国王的军队就把起义镇压下去了。马志尼一下船就被捕了,囚禁在一所监狱里。不过,因为现在他已经很老了,王朝当局害怕他万一受不了牢狱的痛苦而死去,人民将怀疑是国王指使人把他害死的,于是释放了他。马志尼带着一颗破碎而绝望的心又向瑞士出发了,他一生的一切美好愿望都已经化为乌有。毫无疑问,意大利统一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可是意大利的政权的状况却并不比在奥地利和拿破仑统治时期好多少,区只在于以前人民在外民族的暴政之下呻吟,而现在是在本民族的统治者的暴政之下残喘。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使意志坚定的马志尼的心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也许是因为人民所受的政治教育,还没有达到能为自己奠定民主共和政体的基础的程度。出于这种考虑,他前往瑞士,以便在那里出版一份有权威性的民族报纸。因为在意大利他没有传播自己的思想的自由,他改换了姓名在罗马呆了一夜,接着从罗马来到了他出生的故乡日内瓦,在自己善良母亲的坟墓上献了鲜花,然后出发前往瑞士。有一年的时间,在几个可信赖的朋友的资助下他出版了报纸。可是,成年累月的焦虑和苦恼完全损害了他的健康。1872年,为了恢复健康他出发前往英国,途中在阿尔卑斯山的山谷里,肺炎夺去了他的生命,他带着充满各种理想的一颗心升天了。直到临死的时候,他嘴里还念着意大利的名字。在阿尔卑斯山的谷地,也有很多他的支持者和同情者,他们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几个人参加了送葬的行列。在一块很美丽的空旷的地方,在流着清泉的小溪旁,这个为民族而奋不顾身的人长眠了。    
      马志尼又陷入沉思:唉,麦格德林,你年轻美丽,上帝又给了你数不清的财富,你为什么要跟随一个穷困潦倒的、一无所有的、粗俗而又受难的、流亡在异国他乡的人而毁掉自己的一生呢?像我这样一个被灾难折磨得绝望的人怎能会使你生活愉快呢?不,不能,我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世界上有许多乐观、开朗的风流少年,他们能够使你生活得愉快幸福,他们会拜倒在你的裙下,你为什么不从他们之中挑选愿意投靠你的人呢?我尊重你对我的爱情,尊重你对我的那种纯真的、善良的、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爱情,但是对于一个把全部身心都已经献给了国家和民族的我来说,你除了是一位同情我的可亲的妹妹以外,不可能成为我的其他什么人。我有什么优点和品德使你这仙女般的姑娘为我忍受这种痛苦呢?唉,麦格德林,不幸的麦格德林!你现在处于困境了,你决心为之献身的人却在恨你,而同情你的人则认为你是在做梦。    
      马志尼在坟墓里躺下后过了三天,傍晚时分,夕阳淡黄色的余辉深怀惋惜之情地照射在这座新坟上。这时有一个面貌端庄的老年妇女,穿着一套婚礼时穿的服装,蹒跚地走了过来,这就是麦格德林。她的面容完全沉浸在悲哀中,一副憔悴的样子,好像她的躯壳里已经失去了生命。她在这座坟墓的旁边坐了下来,从胸口上取下鲜花放在坟上,然后跪着虔诚地为死者祝福。当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并开始飘落雪花的时候,她默默地站了起来,静静地低着头,来到了附近的村子里,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大清早,她就朝自己的老家出发了。    
      马志尼正陷于左思右想的时候,他的一位和他一起被放逐的朋友勒非迪走进了他的房间。    
      麦格德林的家在瑞士,她是一个富商的女儿,她的美貌是无瑕疵可挑剔的,内心的美更是难以比拟。多少有钱人的子弟和贵族疯狂地追求她,可是她把谁也没有放在心上。当马志尼从意大利逃到瑞士避难时,麦格德林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未成年的少女。她早就听到过人们颂扬马志尼的勇敢和自我牺牲精神,于是她常常跟着母亲去会见马志尼。随着他们接触的增加,马志尼心灵的美给她越来越深的影响,她内心对他的爱也越来越坚定了,以致有一天,她顾不得少女的羞怯,倒在马志尼的脚前,对他说:“请你答应我在你的身边服侍你吧!”    
      麦格德林含着眼泪站了起来,但她没有灰心,这一次的失败在她的心中更燃起了爱情的烈火。虽然至今马志尼已经离开瑞士好几年了,可是忠于爱情的麦格德林仍然没有忘记马志尼。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马志尼的爱更加深厚,也更加真诚了。    
      麦格德林说:“唉,朱泽培,你要求我原谅吗?你这样一个比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更善良,真诚和有能力的人还要求我的原谅吗?不过,对了,朱泽培,毫无疑问,你过去完全不了解我,这是你的过错。使我惊异的是,你的一颗心为什么像石头那样硬呢?”    
      麦格德林说:“那你仍然还是值得我崇拜的人,去掉了高傲开始感到自己有不足的人是多么了不起啊!朱泽培,看在上帝的分上,请你不要这样把我撇在一边吧!我已经是属于你的了,而且我相信,你还仍然像我们的耶稣一样纯真和圣洁,这样的思想已经铭刻在我的心上了。如果你有了什么缺陷,那你现在的坦率的谈话更加证明了你的高尚。毫无疑问,你是天使。可是,我遗憾的是:为什么世界上的人们这么盲目而又心地狭小呢?特别是我原来认为远不是心地狭小的那些人,像勒非迪、勒萨利诺、伯拉伊诺、伯尔纳巴斯等人,一个个原来都是你的朋友。你把他们当成朋友,可是他们却是你的仇人。他们在我面前讲了关于你的数不胜数的坏话,而那些话我是死也不敢相信的。他们都是信口开河,散布流言蜚语;而我亲爱的朱泽培却仍然像我原来了解的那个样子,而且比原来所了解的更好。你把自己的仇人也当作朋友,这难道不也是你的一个真实的美德吗?”    
      麦格德林说:“我来了几个月了,可是没有什么办法能会见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xinqingshuoshuo/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