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心情说说 > > 正文

声,使得他不得不饿着肚子就站起身来走开

08-07 161 心情说说
 美人没有不自赏的,正如姜黄没有不带黄色的。有好一阵子古莉娜陶醉在自己的美貌里,她直直地站在那儿。她想,人们说:美有一种魔力,而这种魔力是没有人能够摆脱的。职责和事业,肉体和心灵,都可以为美而牺牲。我就不算很美,但是也并不那么丑啊!难道我的美的清凉之风就不能平息他的怒火么?但是过了一会,夫人明白过来了。啊!我这是在做什么梦啊?我心里为什么想到这些呢?不管我是好,还是不好,反正是他的仆人。我犯了罪,我应该向他请求赦免。这种装饰和打扮在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恰当的。这样一想,她把首饰全都卸了下来,脱下了洒了香水的绿色丝绸纱丽,散开了头顶上用珍珠串联的朱砂线。她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唉!这个团聚的夜晚比起离别的夜晚还要使人伤心。她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乞丐的样子向后宫走去,两只脚是在向前迈步,而心却不断在往后退。她来到宫门口,但不敢迈步往里走,心扑通扑通直跳,她的脚好像在打哆嗦。纠恰尔·辛哈王公说:“谁呀?是古莉娜?为什么不进来?”    
      孟格鲁把两个妇女拉到自己的身后,他自己站在前面说:    
      孟格鲁吃了一惊,又问:“家住哪里?”    
      孟格鲁的脸色发红了,他愤怒得发着抖说:“这两个妇女是我家的,懂吗?”    
      孟格鲁的眼中好像射出了火星,那两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害怕了。他们警告他要识时务,说完就向前走去了。但是当他们走到孟格鲁追他们不到的地方时,有一个回头用挑衅的口气说,“看你能把她们弄到哪里去!”    
      孟格鲁感到有点羞愧地说:“现在你不能从这里回去了,高拉!来到这里以后,几乎没有人回去过。”    
      孟格鲁跪倒在老爷面前,向他哭诉了自己的经历。但是老爷一点也没有被他感动,最后他说:“老爷,她不像其他的妇女,即使她到这里来了,她也会死的。”    
      孟格鲁含着眼泪说:“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能和我分开。”    
      孟格鲁和乘客谈话时,动辄发火,说不了两句就骂人。他还用脚踢了几个人,还有几个人只是由于不能把村子所属的县名说出来,就被他推倒在地。高拉打内心感到羞愧,同时她又对自己丈夫的权势感到骄傲。最后,孟格鲁来到她面前站住了,他用那带着不良意图的目光看了看她说:“你的名字叫什么?”    
      孟格鲁浑身发抖了,说:“这不可能。”    
      孟格鲁连夜被送进医院,是老爷亲自把他送来的。高拉也一同来了。孟格鲁已经烧得昏迷不醒了。    
      孟格鲁没有理他,径自迈开大步往前走去。正如我们在夜色朦胧中单独穿过坟地一样,我们每走一步都害怕有什么声响传到我们的耳朵里,或者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或者从地底下钻出一个蒙着裹尸布的人来。    
      孟格鲁扭过头去,好像不相信高拉所说的话。    
      孟格鲁起身离开了饭桌,披上短外衣就到岳母家去了。她的姐姐一边站起来,一边落泪。    
      孟格鲁气得鼻翼不停地翕动着。这个卑鄙下流的英国人竟这样和我的妻子谈话!直到现在,他忍受这么大的痛苦所维护的一切,眼看着就要落入老爷之手了,这却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他真想冲上去骑在老爷的脖子上,有什么后果不去管它。一个人受到了这种耻辱,活着还干什么呢?但是纳比很快地抓住了他,并且叫来几个人把他捆绑了起来。孟格鲁倒在地上挣扎着。    
      孟格鲁三天没有睁眼,而高拉一直在他身边守了三天,一刻儿也没有离开过他。老爷几次来探听情况,每次都请求高拉原谅。    
      孟格鲁说:“不满五年你是不能离开这里的。”    
      孟格鲁说:“对了,这儿的命令就是如此。”    
      孟格鲁说:“好吧,那就请你对他说:孟格鲁不来!”    
      孟格鲁说:“加西姆,你别调戏她了。不然,不会有好处的。我说过了,她们是我家的妇女!”    
      孟格鲁说:“老爷,那是和我结了婚的妻子。”    
      孟格鲁说:“老爷,你抽一千鞭子吧,但是请别碰我家的妇女!”    
      孟格鲁说:“老爷,你想抽多少鞭子就抽吧!但是请你不要叫我干那种事,只要我活着,我是绝对不能干的!”    
      孟格鲁说:“老爷的公馆里没有地方住吗?”    
      孟格鲁说:“那好,把她也带上吧。”    
      孟格鲁说:“那另一个是我的亲姐姐,老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admin 原创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fishcan.net/a/xinqingshuoshuo/924.html